1500年,达·芬奇一行,经过几个月的奔波,终于在4月回到了故乡佛罗伦萨。这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像奢华者洛伦佐的大宗订货没有了,很多熟悉的高楼和宅第也不见了。过去维斯巴西阿诺先生的小酒店里,曾经多么骄傲地陈列过一堆堆的绘画创作书籍,以及一包包古人的手稿。现在取代它的,是一座银行事务所。

过去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了。佛罗伦萨已经没有了昔日的繁华和热闹。统治者们的争权夺利,早就刺伤了人民那颗喜爱艺术的欢快之心,昔日满街的艺术氛围没有了,剩下的只有对战争的怨声载道。达·芬奇在佛罗伦萨街边租了一间小画室。为了节约开支,他和学生们尽量省吃俭用,希望能得到装饰城或某个修道院的订货。

过去,那幅大型壁画《最后的晚餐》凝聚了他太多的心血,此时此刻,他又把多半心思用在了科学探索上。于是,在那拥挤的宅院里,又出现了曲颈瓶、蒸馏管、熔铁炉等。在桌子上,仍然摆满了平面图和数学公式的笔记。在拥挤、繁杂的房间里,达·芬奇感到思绪依然有些混杂、烦乱。“或许回到芬奇镇会好些?”出于本能,他在心里这样想着。

心动不如行动,达·芬奇立刻动身回芬奇镇去看看父亲。到了芬奇镇那古老的住宅,看到年迈的、头发已经银白的父亲,达·芬奇一下子感觉到,回来向父亲讨主意的想法错了,在这里什么都得不到。同时,他也为自己庆幸,当初能够早早地离开这里出去闯的做法是正确的,否则,自己也将和这里的人一样,碌碌无为地度过一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