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争冠最后一轮领先者崩溃、后来者翻盘的情况出现过4次,这才是的真正美丽所在。意甲并不以它赏心悦目的美丽足球吸引世人,真正让它迄今依然与众不同的,是它经常性的诡异情节,那种峰回路转、波云诡谲又引人入胜的结局。

第三次翻盘,则是著名的佩鲁贾大雨——1999-2000赛季,最后一轮前尤文图斯71分,拉齐奥69分。但在倒数第二轮,尤文1比0击败帕尔马一役,主裁判德桑蒂斯无端取消卡纳瓦罗的进球,帕尔马的扳平被取消,引发了巨大的争议,特别是拉齐奥球迷怒火被迅速点燃,出现了扛着棺材游行的情形。这种状态下,失尽人心的尤文,变成公众欲打倒而后快的对象。

最后一轮,机会来了,拉齐奥3比0轻松击败雷吉纳,尤文必须取胜佩鲁贾才能确保冠军。佩鲁贾已经无欲无求,但是老板高奇与尤文的莫吉有宿怨,严令球队必须真打,如若不胜取消球员夏季假期,威胁提前集训“去中国踢球”。偏偏佩鲁贾暴雨如注,著名的光头裁判科利纳明知这种条件肯定无法继续,仍装模作样在水塘里扔着皮球看场地,最后决定尤文必须出场!

这种所有人都巴不得尤文死的局面下,最终卡罗里一脚无心插柳,佩鲁贾获胜后球员却像做了什么错事似的,赶紧逃入更衣室躲避球迷,而拉齐奥那边,开始了疯狂的欢庆。

虽然科利纳等人坚持水塘中开球,就是在逼尤文死,但最后一轮前人人喊打、人人都希望尤文死的处境,就是尤文失道寡助之下咎由自取。

总体表现上,尤文也确实不配拿冠军,皮耶罗就是在该赛季留下“点球前锋”的雅号。虽然对帕尔马那个球,倒数第二轮不是点球,但谁又会在意呢?安切洛蒂在领先9分的情况下搞砸,这是他今天成就欧冠第一人之前的昂贵学费,他自己已经不在乎了,带皇马拿西甲前都拿这个段子自嘲,只是学费是尤文缴的。

值得一提的是,佩鲁贾大雨,与前一年米兰逆转拉齐奥是一脉的。拉齐奥上一年丢冠,这一年翻盘,算是失之东隅,得知桑榆。

1998-99赛季,倒数第3轮,尤文图斯主场0比2输给AC米兰(此前他们曾经3比1阻击拉齐奥,米兰尤文神圣同盟果然共进退),米兰在倒数第2轮后来居上,最后一轮在佩鲁贾,加利亚尼在看台上忐忑不安地看着米兰守住了2比1的优势,随后为米兰俱乐部百年大庆而疯狂呐喊。

但是随后意甲爆出丑闻——一位球员向神父忏悔:他在对争冠球队时打了假球。虽然该球员匿名,但是普遍猜测就是卡罗里,迹象非常露骨:倒数第5轮,尤文图斯3比1阻击拉齐奥时,AC米兰5比1狂菜乌迪内斯,当时卡罗里就效力乌迪内斯。倒数第2轮,乌迪内斯主场“不敌”佩鲁贾,使得佩鲁贾最后一轮前安全上岸,提前保级,这样最后一轮就不必死拼米兰。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