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同学,今天让我们来聊一点儿大家喜闻乐见的东西。佛罗伦萨美术学院!教授!的八卦?说是八卦,其实就是日常啦!今天我们的主角就是佛罗伦萨美术学院的神仙教授Vittorio Santoianni。

一直以来佛罗伦萨美术学院都是让大家又爱又恨的。无论是入学的同学还是没有入学的小伙伴,在佛罗伦萨美术学院研究生专业NUOVI LINGUAGGI ESPRESSIVI(新视觉语言表达)设置中有装饰、油画、雕塑、版画这四个专业。我是装饰专业的研究生,因为当时过了考试需要回国换签证,十月五号得知入学消息,三十号到学校报到,在国内的这段时间就已经分班了。非常幸运的是,我被分到了Vittorio Santoianni教授的班(也可能是因为当时是Vittorio Santoianni教授作为主面试考官,对我的作品印象深刻吧

Vittorio Santoianni教授的理念比较偏向建筑、人文、环境,当时上第一堂课的时候是教授和我们闲聊,还会和我们讲起他之前到北京旅游的事情,喜欢北京红色的砖墙,灰色的建筑。并且教授还对中国的八卦风水感兴趣,还和我们几个中国学生深入交流了一番,刚入学的时候语言水平没有那么好,就一边比划一边聊天。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们说教室里面冷,教授还贴心的将鼓风机搬到讲桌上给我们吹风,可是,吹出来的风反而让我们更冷了。。

我们教授是个非常精致,非常绅士的一个老学究。每次给我们上课都会打领结,戴戒指,穿着整齐;而且教授的知识储备非常大,可以不写板书,一直讲艺术史6个小时以上。(所以听力好是多么的重要。。。)在上课第二天,我们教授就给我们安排出来我们之后什么时候去博物馆。

在意大利,基本上所有学校都很注重这种去博物馆、画廊、美术馆的参观活动,在一次外出活动中,我们就遇到了小学老师带着孩子们去博物馆参观。在这些孩子们中可以看到各种肤色的小孩子,他们相处融洽,从这里就能看的出在意大利其实那种种族歧视的情况只出现在非常少数非常少数的人之中。

每个学习阶段教授都会安排参观博物馆,每次教授都会详细的给我们讲解博物馆中的艺术家和艺术作品。包括历史博物馆,文化博物馆,每次教授带我们讲解的时候,我都会惊叹我们教授庞大的知识库。从小小的雕塑讲到城市规划,还会讲非常多的艺术史的知识,所以我得再一次强调了,听力和口语是多么的重要,一点一点丰富自己的知识库。

在意大利的课堂上,学习氛围是非常轻松的,教授会带好吃的给我们,然后我们教授的原话就是,“我们班不只是学习工作的地方,我们可以一起吃东西,一起喝饮料,我不仅仅是你们的老师,还是你们的大朋友”所以有一年教授生日的时候我们就准备了一个小蛋糕,教授非常开心,我们平时也会带做好的吃的给教授。有一次我们就带教授品尝了中餐馆的煎饺和青岛啤酒,这算不算一种文化输出呢哈哈哈哈,我们还用意大利语跟教授解释了什么是“饺子配酒,越吃越有”。

平时教授也会带我们喝个咖啡闲聊闲聊,抛开课堂上的沉闷,在轻松的环境下聊聊在意大利发生的趣事和平时我们生活中遇到的问题,和教授关系也越来越近。也能发现教授可爱搞怪的一面。

在教授带我们出去参观博物馆,讲解街上的历史建筑的时候,教授都会拿着笔记本给我们画建筑结构,因为教授是学建筑出身的,所以上课以及讲解的时候就会给我们画草图来加深我们的记忆。

有时候教授会给学生们办一个小型的展览,将作品放在桌子上然后作者给大家讲解自己的作品,然后会有开幕、讲解、自由观展、以及最后的闭幕式。越来越觉得我们教授是个可爱的小老头。

偶尔我们教授会给我们安排一些有趣的小课堂,就比如拿着几种颜色的画笔用自由排列的方式画出来,通过这种有趣的小课堂活跃气氛,调动大家的创作欲望。因为每个人画出来的都不一样,还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判断出一个学生的创作性格。

上面这张图就是我在准备一个阶段的建筑作品,当时我用的汉仪粗篆这种字体设计的一个公共雕塑群,然后教授在帮我改进我的设计方案草图,用家乡的语言来和教授来一场文化的交流,我还记得当时我用意大利语给教授解释了这个是中国古代的汉字,在印章中经常用到。我希望用这种字体来唤醒现在年轻人对历史文化的求知欲。因为在佛罗伦萨呆的时间还是挺久的,我见过太多次老师带着学生们出去了解历史,我认识到文化的传承多么的重要,所以当时我就想做这样一件作品来表达我的想法。

后来疫情来了,我们就在家里上网课,不论是必修课还是选修课,当时刚上网课的时候教授还不会用这个meeting连接,当时是我们几个同学一起给教授打电话,教授才会操作的。是一个可爱的小老头。后来疫情好一点了就约我们出来上线下课,不论线上课还是线下课,教授都穿着一丝不苟,非常的绅士。也时刻提醒着我们做好防护,还给我们每个人带了一瓶小小的洗手液,第一堂线下课的时候教授第一句话就是“孩子们,我想死你们了。”然后教授非常有仪式感,将每一堂课都当做非常正式的场合。而且教授会根据着装带不同的戒指和胸针还有领带和领结。

但是最遗憾的就是教授因为身体原因,没办法参加我们的毕业答辩,这是我在佛美呆了这么久最遗憾的事情,没有让我们主教授亲自给我带橄榄花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